香港國際紀錄片節2020—評審陳巧真

國際競賽評審 — 陳巧真

 

很高興今年能成為國際競賽部份的初選評審。第一次當評審,既感榮幸又有壓力,生怕自已十分有限於理解不同地理及時空背景所需的知識之下,未能正確解讀作品,但還是抱著學習的心態來觀看世界各地的作品。今屆的報名作品題材算很廣泛,有關於政治文化、城市發展及個體的生命經驗及掙扎。有不少作品教我敬佩,作為同樣想用電影去回應社會的人,是一個很好的學習;一是該如何忠實的呈現高度政治化的面貌又不落入陳腔濫調,二是攝影機如何掌握有形與無形的距離,而它所蘊含的情感將會如何改變觀眾。

在一個集權國家,紀錄就意味著反抗。

以巴衝突由來已久,新聞以外,看見由生活在以色列佔領區的巴勒斯坦平民,第一身所拍攝的日常景象,仍感震撼。不同片段在敘事上互不相關又互為對照。矛盾不單是為了士地和麵包,也有尊嚴和自由。觀看此影片,我每隔一陣子便要停下來,一是影片的剪輯帶有一種很強的情緒,那種憤怒很直接。二是直視這種殘酷的現實確實使人感到痛苦。縱使影片無法呈現事實的全貌,但依然捕捉了很多真實的東西。

另一作品《叛徒的最後歲月》同樣關注以巴問題。相較於《士地和麵包》的直接記錄,導演選擇了一個頗坐立不安的視角。影片記錄一名多年與以色列人合作賣走巴勒斯坦土地的男人–中風後的晚年生活。攝影機的介入頗為冷靜,既有情緒又帶有某種知性。最後,父親死去,要用上假名才能買到墓地,影片拍著兒子走在山坡的身影,在家、國的衝突中,個體背負的從來不是自已一個人的事。

長片以外,本屆也有不少短片作品。雖然有些片的完成度、敘事、視覺風格未必出人意表,但仍有亮眼之處。其中《囚室364》帶領觀眾重返東德監獄,敘事簡單卻帶出極權下囚禁及審訊的恐怖手段。

本屆入圍的作品其所呈現的社會現實或個體掙扎都是很珍貴的紀錄,紀錄片之於社會介入的意義,必須要被強調。從世界各地的紀錄回到我們所在之處,選擇如何回應,也是一個很好的提醒和反思。生命看似虛弱,但我們是自由而流動的。

 

----

陳巧真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系,獨立影像創作工作者。紀錄片作品有《32+4》、《無調人間》、《叫我陳太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