贊諾西:尋本質

尋本質

我會說奇斯洛夫斯基早期的劇情片是自然主義,更接近紀錄片。他慢慢拉開了距離,發覺這個世界可以是建構的,不需要每個細節都是真實。就像他發覺隨着和不同的攝影師合作,他的世界變得愈來愈風格化,因為他愈來愈不關心瑣事,而是在尋找某些本質的事物,那你就要改變你的語言。

奇斯洛夫斯基很喜歡我之前拍的一部電影,基於這片他發展出《盲打誤撞》。這像是個假說,呈現巧合的神秘、機會率的神秘。作為一個前物理學家,我知道這是未來理解世界的方法,因為決定論的時代、牛頓的時代己經結束。愛因斯坦的年代或然率是主角,而「神秘」有它的位置,這位置是給所謂「超自然」的後果,因為當某些低概率事件發生後,我們會問,這是誰造成的?物理學會說沒有答案,永遠不會有答案。人文科學不接受這點,但自然科學一百年前己經知道這點。

這種想法開始多人接受,傳統的時空觀念己經無法配合今天的知識。時間是幻覺、空間是幻覺,未來就是現在。有些人可能察覺,我們沒法察覺但有些人可以。時間可能向不同方向流動,平行時空可能存在。奇斯洛夫斯基對這點很有興趣,《兩生花》就是帶着這種神秘觸覺。

有些事永遠沒去明白。那兩個女孩是一樣的嗎?這個世界可能有更多類似的平行故事,它打開了神秘的想像。那是他的進化,對「神秘」的更深層理解。

 

----

贊諾西是波蘭著名導演、 編劇,任教於歐洲高等學院、波蘭西里西亞大學等院校。 1969年完成首部劇情長片 《水晶的結構》,其後製作了多部劇情及紀錄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