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齊斯基:怎樣拍?

怎樣拍?

拍攝總是在開鏡前一晚開始,前一晚我們總是開會,無話不說,我們明天打算怎樣做,在想什麼,要創作什麼。這點很重要,也很民主的過程。在這個會上,所有人都可以表達所思所想,認為什麼重要。奇斯洛夫斯基對所有喜歡的,認為對工作有用的建議都很開放。所有人,就算是第三助手都可以發表意見,他可以當下就判斷到這意見有沒有用,如果好的意見,他會馬上採用。如果不行,他會多謝提意見的人,然後說明為什麼這樣不可行。我覺得這很重要,在理念創作這一環,這是最重要的。然後就是執行定下的計劃。

以紀錄片來講,他是我合作過最緊密的導演,身體上的緊密。一般來說,導演總是站在攝影師後面或一旁,但他是緊貼着,在我旁邊耳語。有時他可以從攝影機、鏡頭的移動,知道畫框內有什麼東西,我們在拍什麼,很準確地了解鏡頭的尺寸,跟上它的運動。如果他有什麼想法要改變,他會說:「像這樣」。有時很有趣,因為他不只是簡單地說左右或快些慢些什麼的,而是用詩意的語言,例如:「高原舞,就是現在,開始吧!」這很特別,因為他不只是指示我們如何做,還點出攝影機要捕捉的情緒。

 

----

柏齊斯基是著名波蘭電影攝影師,與奇斯洛夫斯基份屬好友,為其早年多部紀錄片及劇情片掌鏡,包括《初戀》(1976)、《醫院》(1977)、 《影迷》( 1979)及《無始無終》( 1985 )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