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賴恩慈—演在當下」講座節錄 (上)

「賴恩慈—演在當下」—講座節錄(上)

日期:2021年9月17日(五)
主持:張虹
講者:賴恩慈(電影及劇場編導演)

紀錄:黎蕙瑤;整理:黎蕙瑤及鄭創洲

 

演戲源自人生
到底演戲是怎麼一回事?和我們的人生有甚麼關係?我想這題目時,有很多反思,首先回想自己是如何跟表演產生關係的。這大概可能是因我的「頑皮」和「反叛」。

我小時候是個害羞的小朋友,不太作聲又常隱藏自己。中學時腦內開始有很多想法,但仍未敢說出來。中二開學時,有位外籍老師要我們用英文介紹自己,包括自己的英文名。那時很多人還未有英文名,老師就在黑板列了一堆英文名字,讓我們即時選一個。其他女生都很雀躍地選英文名,但我想不通,明明我名字是賴恩慈,為何因老師記不了我名字,便得叫作「Mary」、「Margret」或者「Susan」?於是輪到我時,便說:「My English name is 『冇嘅』。」同學有些在笑、有些在拍手。那外籍老師顯得有點生氣,以為是取笑他。他問「冇嘅」是甚麼意思,我回答:「It means nothing」。於是他說由從那刻開始,我的名字就是「Mo」。這就是我名字的由來。

老師認為我不聽話,要我寫反思信。我在信裏坦白了自己的想法,指自己名字是賴恩慈(中文),不明白為何硬要改英文名,加上那時是九七前,那刻是感到「殖民主義」來了課室,當下腦內只顧思考這問題,便來不及即時想英文名。由於我在信內訴說了這些,那老師後來找我說,「既然你有這想法,可否去參加學界戲劇比賽?」。就這樣,我便寫了一個關於殖民主義的劇本來參加比賽。這便是我開始踏入表演創作的一個經歷,一切源於自己太頑皮和太反叛。

另一樣我認為很重要,也想跟大家分享的,是「Why」(為甚麼)。為甚麼我會開始表演及創作?為甚麼今天大家會在這裏(聽講座)?為甚麼對這講題有興趣?你跟表演的關係又是甚麼?
我認為「為甚麼」對於表演來說,是一個很重要的元素,那是關乎你的動機。以前別人大概會覺得我很奇怪,以為我不怎說話,看似很膽小懦弱,但其實我腦內是有很多想法和思考的。踏上舞台後,發現這是我能與別人溝通、接觸和連繫的空間。我在舞台上彷彿更能呈現自己的思維和想法,所以沒停下來,繼續表演創作。我主要是做舞台表演的,後來才參與電影創作。表演很多時是指在舞台上分享,但電影內所謂的表演或者戲劇都是源於舞台的,所以不論大家是對舞台或電影感興趣,也希望今天的分享能與各位產生關係。

今天主要是想作簡單交流,未必是很學術性的。因每人的知識和經驗也很不一樣,故只想分享一下我在表演上所學到的二三事。故此,今天的題目是「演在當下」,希望與生活有關的。

 

舞台上的能量
我在表演上首先學會的,是「能量轉移」(Energy Transfer)。甚麼是「能量轉移」?從剛才我所說的故事,大概能從我的動作、聲音氣息、甚至說話的情緒起伏來感覺我的能量 (Energy),雖不知我的能量有否影響你了本來的狀態。但在舞台上,我們所進行的就是「能量轉移」。而最先交手的,便是對戲的對手。這是包括如何說話、做戲及情緒演繹。在「能量轉移」的學習中,除了學到「如何說話」(How to speak)、「如何演繹」(How to act) 外,更重要的是學習「如何聆聽」(How to listen)。若只是單方面地「說」,沒有對話,便算不上是交流或「能量轉移」。因演員往往要基於自己聽到甚麼,來決定如何演繹下句對白台詞;也要基於從對手身上感受到甚麼情緒或氛圍,來決定自己演繹時的「能量」。這樣的交流很重要,要不然表演便來得死板,猶如背書般白唸台詞,沒有雙方情緒交流,只單單活在自己個人演繹中。

而舞台和電影不一樣的是,舞台還有觀衆。現場觀衆和演員是共時共感的,是在同一個時間空間裏一起經歷,所以我們的「能量轉移」還要包含觀衆的。劇場又叫作「遺憾的藝術」,假若錯過某場表演,便不能再重來,因該場表演只限在某時某刻發生。因為觀眾的情緒反饋是直接影響演員演出,即使劇作經常重做,但每次的觀眾都不同,觀眾反饋亦不一樣,以致影響每場表演都是獨一無二的。

我們作爲演員,很需要感受現場觀眾的情緒來調節當下表演。譬如該晚觀眾反應熱烈、給予了高能量的反饋,那便要提高自己能量去演繹,否則表演力量便會不夠,即「under acting」。當然,觀眾的能量及反應會受到不同情況影響,可能是社會氣氛、可能是週一、五或六的心情差別,演員就得因應觀眾的反饋去調整;否則若當日觀眾的能量很低,我們再放很高能量的表演,就會變成過度表演,即「over acting」,觀眾會認為我們演得太過火了。因此,我和很多演員都養成對周遭的氣氛和環境很敏感,不論是對對手或是對大環境亦如此。

將這事放回電影,雖電影沒有現場觀眾,但在拍攝現場,我仍自覺導演除了要告訴演員該如何演繹外,也要營造一個相應的氣氛和環境給演員。不論拍攝喜劇或者悲劇,也盡量營造適合的氣氛,以便演員能在該氛圍下演戲。這是我在舞台劇中學到,而能應用到電影拍攝的。

「能量轉移」是我在劇場中所學到最重要的東西。有一段時間我經常在街頭表演,那是我最常練習、最常實戰的一段時間。劇場的觀眾既付錢買了票進來,便很少在表演中途離開;但街道是一個很自由的地方,你喜歡便留下來看,不喜歡便走,所以那段時間是我最能了解如何用「能量轉移」來吸引觀眾的。

 

生活中的表演
除了在舞台或表演中運用「能量轉移」,我也想將這個概念放回日常生活中。因在日常生活,我發現自己的情緒和能量也會影響身邊的「對手」,即與自己親近的人。譬如情人、朋友及家人,全都是生活中的「對手」。回到剛才的話,「能量轉移」著重的不是「給予」而是「接收」。表演是無處不在的,所以在日常生活中,你如何去聆聽和感受「對手」是很重要的,否則便會變成自說自話,而非真正交流。

其次,讓我認為可以應用到日常生活中的,便是「觀眾」這個概念。「觀眾」在生活中無處不在,譬如是家庭、公司、學校,甚至社會。某個人的能量高低也能影響至家庭、公司,甚至社會。因我們自身的影響力可以很大,像一顆粒子般,一顆在動,也能帶動和影響旁邊的粒子,越放越大,我們是一個整體來的。處身在這個科技發達的社會,我常思索,在當下自己該釋放甚麼能量?又該怎樣接收這樣多和複雜的能量和情感?該怎麼接收、發出,以及互相影響?這些便跟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有關。

 

「Action」
「Action」大家應該不陌生,無論在劇場中還是電影中,導演開始時要叫「Action」,演員做戲的亦是「Action」。但究竟甚麼是「Action」?我們常聽到「Acting is doing」,「演即是做」。但這個「做」並不是指打你一巴掌、親你一下或抱你一下的這些動作,我所說「Action」不只是做動作。

表演上的「Action」與動機 (Motivation) 很有關係,動機比動作更為重要,是先有動機或目標才有相應行動。譬如你今天想來聽這講座,你是先要有動機,然後才去報名,再把這個講座放進行程,然後依時開啟網上連結來聽講座。這些先有動機,然後付諸實行的,便稱之為「Action 行動」,而非單純的動作。再來,我們便去想為何有動機?為何有目標?因為「行動」能衍生很大的東西。如我小時候在別人眼中是一個奇怪的人,後來初次接觸劇場,發現透過劇場可以和人交流、讓人知道我是一個有思想的人,這給了我很大的動機繼續下去,然後再產生一樣東西叫「熱情」,滋養著「動機」繼續創作,繼而建立自己劇團,再到歐洲以不同的語言創作,然後再接觸電影和更多不同的人交流等。因為我有動機,所以便不停有行動。

演戲亦是如此,演員不是著眼在打對手有多大力或親他有多纏綿,而是要明白背後的動機是甚麼,那我們的動作、行動和演繹才會準繩到位。故要明白當中的目的是甚麼?是否只是過程中的某一目的?他(演員)由親對方、到抱緊對方,一直達至他最終想要的關係,演員的每個行為都有其目的。那甚麼會產生動機呢?就是「情感」(Emotion)了。

 

情感與動機
熱情是一種情感,愛是一種情感、憤怒是一種情感,恐懼也是一種情感,諸如此類。我們演員對情感是很敏感,甚至能夠分析它。我們會知自己現在的情感是甚麼,然後這些情感會引致甚麼行動。我生氣,我的行動會不一樣;我怕,我的行動也不一樣;甚至我熱情,我的行動亦不一樣。所以我們是有意識地分析自己的情感,因為要先分析,才能演繹「對」的行動。故這件事又可以回到我們的生活中。

在生活中,我並不害怕情緒,因我能了解情緒,並在舞台上運用出來。我是有另一雙演員的「眼」,去記住各種情緒,譬如悲傷是這樣的,會引發怎樣的行動。因演員其實是情緒的載體或記憶體,故會去分析和記著,並相信總有一天能用到。

剛才說動機的背後是情感,有情感才會有動機,繼而才有行動。若想生活充滿行動力,便不能情感麻木。假如人沒了情感,便會失去動機。若舞台上沒有了「Action」,故事便不能繼續,表演也要完結。或許大家也有很多不同情緒和情感,但要先學會分析情感,再思考如何保持情感。因人們最終可能會因習慣了某些情緒或麻木了,而失去動機,然後沒有了行動力。故要學會如何處理當下的情感,保持生活的行動力。這也是我在舞台上所領悟到的。而「Action」之後,便要說「Reaction」。

 

「Reaction」
人的行動,正如「能量轉移」一樣,會引來一些「Reaction」反饋的。雖然我不在現場,但如果我在現場揮手,你可能也會揮手;因為你做了些動作,便會引來一些反應。例如電影中,甲方很生氣地罵乙方,乙方因被罵,便動手打人。甲方被打後,便開始還手,還摔破乙方最愛的酒,然後乙便拿起碎玻璃去刺回他。這個「Action」和「Reaction」會一直延續下去,造成這一個結局。但如果甲方罵乙方,乙方的反應是去抱著他,甲方也回抱他;之後二人可能是親吻對方。你可以看見,只要反應不一樣,結局也可不一樣。行動所引起的反饋,會一直延續下去又衍生另一個行動。所以「Reaction」在舞台上就是給予和接收,你給了甚麼出去,又收回了甚麼。這個給予和接收延續下去便成為一個故事。這和剛才說的「能量轉移」,其實是一個循環來的。

在此,先作一個小的總結,由「能量轉換」到最終的「Action」或「Reaction」,便發現演戲從不是一個人的事。演戲不是關乎演員可否在五秒內哭出來,能否五秒內咆哮,或即時由哭轉為咆哮。這不是一個人的事,最少也是兩個人的事。你需要感受和聆聽,然後行動,找到動機,繼而慢慢達到目的。(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