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短片展講座:電影教育(上)

日期:2017年2月18日

地點:光華新聞文化中心

主持:張虹

嘉賓:李道明、胡延凱、林秉彥、陳奕凱、莊翔安、莊知耕、陳永錤及柯汶利

張—張虹;李—李道明;胡—胡延凱;林—林秉彥;奕—陳奕凱;安—莊翔安;耕—莊知耕;陳—陳永錤;柯—柯汶利

 

張:請導演先介紹自己,自己的作品,還有來自哪家學校。

林:我叫林秉彥,我是這次電影《罰單》的導演,我是這位主講者(李道明)任教的台北藝術大學的研究所畢業生。因為今天比較多都是來自這間學校的,教育的部分和過程我就不多說了。我跟大家比較不一樣的是我主修編劇,所以待會討論的題目會往這方向多說一點。

奕:各位好,我是《遊子》的導演,我在讀台藝大碩士二年級,當初我開始學電影的時候, 是念崑山科技大學的,所以我讀過兩間學校,那我就兩所大學的教學方向有些心得。崑山科技大學較著重製作類的指導,我們有很多攝影、燈光的經驗。我們的教學是透過不斷創作,然後從這些練習片子去找問題。這堂課透過老師帶著學生參加比賽,為了比賽在指導, 從企劃到編劇,最後到成品。那台藝的話就往編導為主,主要是演員跟導演的關係,或是導演風格分析或短片類,像創作這一類。大概就是這兩所學校的差異。

安:大家好,我是《登山》的導演莊翔安。我在崑山時是師徒制,就是我們跟著一個老師去實習。那時候我們老師是廖本榕老師,他是蔡明亮的攝影師,還有陳博文老師,他是楊德昌導演的剪接師,所以我很幸運。我在崑山之後,又來台北藝術大學,遇到李道明老師他們,我覺得有一種明星加持的感覺,從以前崑山到後來遇到李老師。

耕:大家好,我叫莊知耕,也是台北藝術大學李道明老師的學生,目前還沒畢業。其實我大學的時候學的是新聞,所以大學的時候基本上沒有接觸過任何劇情片製作相關的課程,純粹就是自己興趣,課堂作業有機會拍劇情的東西我就自己拍。對我來說,是進到台藝大研究所之後才開始學習劇情片製作,包括劇情寫作、表現指導、導演美術等,因為之前我學的都是新聞採訪,或是紀錄片製作。我們學生的來源非常多元化,有很多不同,比如心理學、社會學背景,各種不同的背景都可能成為台北藝術大學電影所的學生,我覺得是個很好的現象,因為其實每一屆的同儕之間在聊天、互相學習的過程,都會很快聊到不同背景的知識。目前我完成的兩部短片,主要資金來源是台灣的公共電視,公共電視有一系列補助專門給台灣的學生。我拿過兩次,所以我也完成了兩部短片。期間我有去美國交換拍攝,就是交換工作人員拍攝的機會,所以我在美國LA(洛杉磯)完成了這部短片,這也是讀台北藝術大學我才有機會過去交換。對美國研究生來講,他們給我一個感覺就是,電影製作就是他們的工作,但是對我們來講,這些都是機會,所以對每次我們花每一分一秒,使出來的力度我覺得真蠻多,這是我的心得。

錤:我是《跳下去活下來》的導演陳永錤,我跟以上幾位導演較不同的是,我讀大學已經是十五年前的事了,那我是先工作一陣子,到三十歲後才開始自己創作。三十歲前我是做廣告製片,跟戲比較無關。今天的電影主題就是電影的教育,但我大學念的是廣播電視,那它也沒教如何創作,主要學的是理論,所以我接下來講的是進社會以後受到的電影教育。其實剛畢業原本要投入電影,但那時台灣電影剛好在最低潮,我那時就覺得至少我要接觸到底片,所以我就先去廣告公司上班,至少我拍的是電影檔,雖然現在已經是數位(數碼年代),但是那時最專業的都是在做廣告,很多在低潮的台灣創作者、電影工作者都跑去拍廣告。那等到了2008年,電影的環境已經變好時,就想回到我的初衷,創作自己的東西。可是我從一個廣告製片要跳到電影創作者,現在想想其實真是打掉重來,因為你技術經驗跟拍戲都不一樣,那我就想怎麼辦,聽說有短片輔導金,拍短片其實很貴,所以我們需要申請那個錢。那時候想申請那個錢,就聽了些講座,覺得要從寫作開始,我認為導演其實要從寫劇本開始,短片是最好的練習,不用寫長片;第二個是寫企劃書。當你會寫這兩個時,就去申請。接下來就是你要怎麼拍、創作初衷是甚麼,藉由這個過程你有沒有看懂自己想拍甚麼、說甚麼。

當我三十歲開始拍,三十一到三十四歲拍了四部短片,而這四部片,兩次申請到政府的輔導金,兩次是在高雄拍,高雄現在有個短片的補助,很多香港的,比如說應亮導演、有個年輕的叫黃瑋納也有去申請。我覺得拍短片過程中,短片可以是影片,讓你慢慢知道你的嗜好、你的品味,讓大家知道你是誰。接下來參加很多影展,還有些平台,類似這樣子的平台,你會認識到很多電影工作者,之後的交流就內化到自己的創作。我最近發展是在籌備長片,長片又是另外一道關卡,但就是這樣按部就班,我覺得我現在走在對的路上。這是我的心得。

柯:我是《自由人》的導演柯汶利,也是念台北藝術大學研究所,目前在學當中,也是李道明老師的學生。(之前)我在世新大學念廣告,雙主修口語傳播。我覺得世新大學跟台北藝術大學研究所差別蠻大,我念大學時其實完全沒有接觸過拍攝影片或電影,只有拍攝廣告,學習剪接,或是學習拍有創意點子的廣告,從那邊開始喜歡影像和執行。我只是大學時拿了一個叫廣電的學程班,裡面有個叫劇情類的,那我就是拿了那個學程,然後跟同學們拍了個小短片,也是因為那個小短片,就去申請台北藝術大學研究所,然後很順利的修了導演。

其實我覺得剛開始比較難跟大家同步,因為沒有學過,所以都是從零開始,真的全都不會。我是一步一步學習,然後會把每次的作業都看得很重,每次作業都把全部的心思放進去,要把它拍到最好,是一直不斷練習。在研究所階段我練習蠻多技術方面的,另外我昨天有提到的,就是練習品味,對電影的欣賞,那這是我以前沒有學習過的,就讀大學時我看很多商業電影、好萊塢電影,到研究所跟道明老師他們學習的,就是學習電影的品味:為甚麼我們要看些很舊的片子、之前的導演他們是怎樣成功的、他們吸引人的地方是甚麼,就是從這些細節、美學,看這些導演的電影。那我覺得這個品味慢慢累積的時候,當你自己拍影片或短片時,就會知道要怎麼設計片子、主題要說甚麼、攝影怎麼拍,後來也成功把自己的拍出來。

《自由人》是公共電視補助,我自己也掏了些錢,後來也有些獎項拿到,就補回一些費用,也蠻幸運的。然後去年參加金馬創投,在金馬創投時覺得自己也有個想拍的長片題材,在金馬創投時也很幸運的就是看了很多,也學習很多,比如你要告訴別人你想拍這個東西,那別人怎樣選擇投資你這部片子,在金馬創投就有很多家廠商來看,然後你要怎麼去說故事、怎麼去包裝自己的故事,讓大家看了有興趣投資。這是我幾年下來的心得,謝謝。 (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