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國際紀錄片趨勢」座談會(下)

日期:2018年10月4日

地點: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

主持:林偉鴻(采風電影節目總監)

嘉賓:吳凡(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(TIDF)活動統籌兼選片人)

林——林偉鴻;吳——吳凡

(續上文)

問答環節

觀眾A:從大陸過來的電影,一般都要經過國家的批准嗎?

吳:你說到香港還是台灣?

到台灣。劇情片的話,是。現在中國政府,在去年年底(2017年底)通過了新法律,如果你沒有拿到「龍標」,廣電總局的專檢,你是不能出國參加任何國際影展。劇情片尤其是。可是紀錄片相對沒有那麼嚴重。劇情片以前甚至要把劇本上繳到廣電總局,他同意後你才可以開拍。你要拿到35厘米的膠卷才可以開始拍攝,或是拿到比較好的機器才可以開始。可以紀錄片都是用很輕便的機器去拍,不需要經過申請,你自己去拍其實沒有人知道,所以他沒有那麼嚴格的被限制。另外,紀錄片比較小眾,不知是好是壞,能夠發揮的影響力很有限,雖然很多東西很敏感,但是看到的觀眾並沒有劇情片的多,所以目前紀錄片應該走一個比較邊緣,政府比較是隻眼開隻眼閉的狀態。他們可能也知道哪些影片拍了出來,去參加了影展,但沒有真的去限制。在台灣播放這些影片,其實沒有受到任何限制。

林:這是去年(2017年)11月通過的,因為以前規定你要把紀錄片放到商業戲院一定要拿到「龍標」,只是沒有「龍標」去做發行是違法的。這兩年報名我們影展的獨立紀錄片的數量少了,很多是電視台投過來,是電視欄目的專題。

吳:這應該可以公開講吧。

其實他們寄拷貝過來的時候,經海關是不會過的。不管是DVD或影碟都會被查。所以所有的中國影片在台灣放映都是靠人帶來的。寄的話會被查封。

觀眾B:想請教一下,現在國際紀錄片資助的資金來源狀況,另外創作團隊是否與劇情片一樣有主流和獨立的?謝謝。

吳:我現講東南亞國家得到的資金。他們有很多歐洲國家支持,可是大部分的支持,像歌德學院這類駐外使館,也是有限制的。它只能補助培訓,像工作坊、電影學校、電影節這種活動,還是沒有辦法給資助資金的。這是為甚麼東南亞導演現在希望跟國際有連繫,他們想到國際的提案會,向一些資金媒合的單位取得資金。政府基本上是一個反對紀錄片的態度,當然不會限制,但也沒有鼓勵的意思。這情況與香港和台灣不一樣,像香港有藝發局、台灣有文化部、文化局提供補助,但是東南亞國家是沒有的。

之前歐美的狀態,紀錄片最大的資金來源是電視台,因為以前紀錄片還是走一個電視的取道,它不是電影,便由電視台資助拍攝。現在到影展的媒合會,基本上有很多電視台的買家。其實歐洲電視台的資金一直被砍,所以團隊會尋求跨國合資。這是一個潮流。

有沒有分為所謂主流和非主流,其實還是有的。剛剛說到電視台還是算一個主流,可是如果你想拍比較獨立的作品,沒有長度的限制,所謂導演版,比較屬於獨立、藝術的紀錄片。

林:看你的對象的誰。如果賣給電視台,很多技術,如收音、像素,要求高很多。內容,以至手法的限制可能較多。

資助方面主要有些影展提供,以前香港大概2004年開始算為已發展的城市,已經沒有得到補助。

吳:我不熟悉香港的情況,可是「電視台是主流」這件事在台灣是完全不成立的,因為台灣電視台沒有真的在放紀錄片,紀錄片沒有播放管道。現在只有公共電視有「紀錄觀點」,每週放一次。台灣的紀錄片一直以來的發展都是獨立的,導演愛拍多長就多長、愛剪多長就多長、想要怎樣說故事就怎樣說故事,沒有受到限制,甚至後來上院線得到很大的迴響。從2004年開始,那時候的劇情片處於低迷,年產量很少,十幾部而已,對觀眾來說也沒有特別吸引他們。反而是紀錄片,很貼近我們的生活,所以開始進到戲院。這跟其他國家發展的狀態比較不一樣。

剛剛提到美國,為甚麼會走一個商業、主流敘事,現在一部紀錄片真的賣給HBO頻道,它可以付非常非常高的價錢。版權費甚至可以有台幣1,000,000。在其他國家是見不到的。

林:不好意思,因為時間關係,如果大家還有問題,可以在外面跟我們談。另外,不好意思,今天開始的時候,我們有點趕,觀眾可能進來的時候,我們已經開始。

我們的影展才剛剛開始,希望大家可以關注。謝謝大家。謝謝吳凡。

(完)